<ruby id="f5ftz"><var id="f5ftz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<strike id="f5ftz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
<span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
<th id="f5ftz"></th>
<th id="f5ftz"></th>
<progress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<span id="f5ftz"><video id="f5ftz"><span id="f5ftz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f5ftz"></th>
梅現宇:義務宣講30載 初心不改志更堅
發表時間:2022-11-01來源:新華網
  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九師團結農場,提起老黨員梅現宇,大家都交口稱贊。30多年來,梅現宇始終堅持弘揚志愿精神,身兼多職、甘于奉獻,宣講政策理論、調解矛盾糾紛、開展志愿服務等。

梅現宇在撰寫宣講稿。圖片來源:胡楊網
  熱情宣講義務調解
  1991年,梅現宇受邀成為團結農場黨委宣講團的一名義務宣講員。他主動向組織承諾:利用自己業余時間,堅持為基層職工群眾宣講理論知識、宣傳惠民政策。
  為使宣講接地氣、聚民心、見實效,30多年來,梅現宇始終堅持認真學習查閱資料,先后撰寫宣講稿100多篇,義務宣講黨的理論政策560多場次,講黨課200多場次,入戶宣傳3000多戶次,受教育黨員干部群眾達10萬人次,被職工群眾親切地稱為宣講政策的“小喇叭”。
  他不僅自己當志愿宣講員,還帶領一群人投入宣講工作。宣講團隊從最初的3人,發展到24人。如今,宣講團建立了20多個微信群,每天向職工群眾推送黨的惠民政策、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、法律知識等。
  從當年的一頭黑發到現在的兩鬢斑白,梅現宇矢志不渝,30多年從未拿過交通及生活補助。他說:“只要基層需要,我決不推托;只要群眾提出問題,我決不敷衍。我要宣講一輩子?!?/font>

梅現宇向學生宣講黨史。圖片來源:胡楊網
  2001年以來,梅現宇在義務宣講的同時,還積極參與人民調解工作,調處矛盾糾紛1300余件、群體訪130件,調解成功率100%,挽回經濟損失500多萬元,將大量矛盾化解在基層。
  為做好宣傳宣講及人民調解等工作,梅現宇沒有周末及節假日。即使在住院期間,他也沒有間斷讀書學習和寫作,堅持用手機編輯文章。
  樂于助人退而不休
  在團結農場居住了30多年,梅現宇和妻子與鄰居們相處和睦,誰家有困難,他們肯定伸出援助之手。鄰居家老人生病,他們主動探望;孩子沒人照看,他們輪流接送。
  2017年1月,梅現宇與家住團結農場五連職工朱某“結對認親”,成為“親戚”。剛結識時,朱某欠著8萬多元的貸款,一家4口人靠低保艱難度日。結對后,梅現宇經常去朱某家,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,幫助他們解決困難。在朱某發展畜牧養殖缺乏資金時,梅現宇幫他申請貼息貸款5萬元。在朱某銷售育肥牛羊遇到困難時,梅現宇主動提供幫助,并自掏腰包墊付了飼草料等費用。在梅現宇的幫助和朱某一家人的努力下,朱某現在已有6匹馬、20頭牛,并還清了貸款,年收入達到10萬元?!懊番F宇經常到我家宣講黨的好政策,在我們有困難的時候傾力相助。有這樣一個好親戚,真是我的福氣!”朱某說。
  2018年5月梅現宇退休后,放棄安逸的退休生活,在團場離退休干部黨支部和關工委承擔工作。他帶領團結農場“夕陽紅”志愿服務隊,先后開展了160多次理論宣講、扶弱幫困、環境保護、社區治理、青少年關心關愛、法律服務等志愿服務活動。

梅現宇來到社區向中小學生講解《民法典》知識(資料圖片)。
 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,梅現宇積極參與團場疫情防控工作,連續奮戰150多天,為抗擊疫情盡了一份力。
  2022年,梅現宇入選“中國好人榜”。面對榮譽,他說:“30多年來,我所獲得的每一份榮譽、取得的每一份成績,都離不開黨組織的培養和大家的支持鼓勵。作為一名共產黨員、退役軍人,我要向雷鋒學習,永遠聽黨話、感黨恩、跟黨走?!?/font>
責任編輯:王 楠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国产真实老熟女无套内谢
<ruby id="f5ftz"><var id="f5ftz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<strike id="f5ftz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
<span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
<th id="f5ftz"></th>
<th id="f5ftz"></th>
<progress id="f5ftz"><noframes id="f5ftz"><span id="f5ftz"><video id="f5ftz"><span id="f5ftz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f5ftz"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